第040章 孔廟之丹心玄尺

孔廟位于山東省曲阜市南門內,是奉祀孔子的廟宇。全國各地保存了許多歷朝歷代的孔廟,尤其是以孔子的故鄉——曲阜的孔廟規模最大、時代最早,它與孔府、孔林并稱“三孔”是中國現存最大的四大古建筑群之一。

在車上時,熱情的司機就向我不斷的介紹孔廟。雖然,我多多少少知道一點,但面對熱情如斯的司機還是只能裝做很感興趣的樣子。

“孔廟平面呈長方形,總面積327.5畝,南北長1120米。整個孔廟的建筑群以中軸線貫穿,左右對稱,布局嚴謹,共有九進院落,前有欞星門、圣時門、弘道門、大中門、同文門、奎文閣、十三御碑亭,從大圣門起,建筑分成三路:中路為大成門、杏壇、大成殿、寢殿、圣跡殿及兩廡,分別是祭祀孔子以及先儒、先賢的場所;東路為崇圣門、詩禮堂、故井、魯壁、崇圣詞、家廟等,多是祭祀孔子上五代祖先的地方;西路為啟圣門、金絲堂、啟圣王殿、寢殿等建筑,是祭祀孔子父母的地方。全廟共有五殿、一祠、一閣、一壇、兩堂、十七碑亭、五十三門坊,共計有殿廡四百六十六間,分別建于金、元、明、清及民國時期。孔廟內最為著名的建筑有:欞星門、二門、奎文閣、杏壇、大成殿、寢殿、圣跡堂、詩禮堂等……”

“停——”

我再也聽不下去了,“司機大哥,你要是向我介紹的那么清楚的話,我想我也沒必要再去看了,干脆下車得了。”

聽到我這么說,司機憨厚的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先生,你瞧我這德行,行了,我不說了,待會你好好領略下孔廟的景色。”

下了車,我走進這個供奉所有讀書人祖師爺的地方。

雖然不是旅游的旺季,但是這個時候的孔廟依舊人山人海。幾乎所有來這里的人都是些40歲左右的中年人。我微微想了下,就明白了怎么回事:可憐天下父母心!子女在學校念書,家長就來這里為孩子祈福,希望子女能學業有成。可是又有多少子女能明白父母的苦心呢?我不由的想起了我的父母,高三一度因為迷戀藍婷而學業下降,老媽都快愁白了頭,苦口婆心的勸我,而那時我竟然一再的傷她的心。

不知不覺的,我已經到了杏壇。孔廟的杏壇相傳是孔子講學之所,在大成殿前的院落正中。北宋天圣二年(公元1024年)在此建壇,在壇周圍環植以杏,命名為杏壇,以紀念孔子杏壇講學的歷史故事。金代又在壇上建亭,大學士黨懷英篆書的“杏壇”二字石碑立在亭上。明隆慶三年(公元1569年)重修,即今日之杏壇。杏壇是一座方亭,重檐,四面歇山頂,十字結脊,黃瓦飛檐二層,雙重斗拱。亭內藻井雕刻精細,彩繪金龍,色彩絢麗。曾有詩人以妙句描繪杏壇的景色,“獨有杏壇春意早,年年花發舊時紅”亭的四周杏樹繁茂,生機盎然。

但是,引起我注意的卻不是這美麗的景色。剛到達杏壇,一股浩然正氣迎面而來。我心里大驚,身體里的三道靈氣居然不聽我控制的開始活躍起來,引發著天地間的風,土,暗靈氣與這股浩然正氣交相輝映。一時間,杏壇前一片奇景,無數白色,黑色,土黃色的顆粒形成一道道色彩斑斕的氣流,在半空中不住的舞動。

看到這一幕的人們無不大聲驚嘆,以為的孔子有靈,當下拜倒了一片人。而這個時候,我卻在苦苦的與這道浩然正氣作“斗爭”頭上的發絲在我全力之下竟然根根豎起,衣服也在氣流的壓迫下發出咧咧響聲。我心里不由的驚嘆,這股浩然正氣與我爭斗之中,完全不落下風,而且仿佛有意識般,知道進退。

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心里吃驚急了……

正在我不解之時,這股浩然正氣突然消失了,撲了個空的我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。郁悶的收回靈氣,我納悶的環顧四周,還真是邪門了,是不是有誰在和我開玩笑啊!

被它這么一打擾,我什么游玩的心情都沒有了,正準備走時,突然感覺有人在身后拉我的衣服。我回過頭,一個小道童站在我面前。我蹲下身子問:“怎么,小師傅,找我有事嗎?”

“施主,不是我找你,是我師傅找你。”

道童脆生生的道。

“你師傅?可是,我是第一次來這里,應該不認識你師傅吧!”

我好奇的道。

“這個我不知道,反正是師傅叫我來喊你的。”

道童歪著腦袋道。

我想了想,得,既然來了,就看看有什么事吧?我跟在道童的身后,走進了孔廟不對外人開放的內殿。

走進內殿,我抬頭打量四周,當看到正中央供奉的那兩座雕像時,我一下愣住了。我怎么也沒有想到,孔廟之中居然供奉著他的雕像!

文天祥!我使勁的擦了擦眼睛,還是沒有錯,真的是文天祥!我轉過頭問小道童:“這里不是孔廟嗎?為什么有文天祥在啊?”

“我不知道誰是文天祥,我只聽師傅說,他是個民族英雄!”

道童眨著眼睛道。是啊!我也知道文天祥是民族英雄,可是他不應該出現在孔廟中啊!

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時,從側門里走出了一個老道士。道童親密的迎了上去:“師傅,我已經將那位施主帶到了。”

老道士摸了摸道童的頭:“好的,我知道了,你去玩吧!吩咐你的師兄弟們,沒我的話都不要來這里。”

道童答應了聲,便跳著下去了。

我仔細看著那個老道士,只見他起碼已經80多歲了,花白的頭發,一臉的皺紋。我心里嘀咕:難道是他發出的那股浩然正氣?不會吧,浩然正氣不是通過修煉得來了,而是一種后天修心煉性慢慢積聚起來的,擁有它的不是舉世聞名的大儒,就是一片丹心為國的忠臣。我看這老道士怎么也滿足不了以上的條件啊!

也許是看出了我的疑惑,老道士微微笑道:“無量壽佛,沒想到引起丹心玄尺發出浩然正氣的就是施主你,蒼天見憐!”

我一聽,問道:“道長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叫我來有什么事嗎?”

沒清楚狀況前,我可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。

“施主,你可知道你將成為一把神物的新主人嗎?”

老道士激動的說。

设置

  • 閱讀背景
  • 字体颜色
  • 字体大小 A- 20 A+
  • 页面大小 A- 800 A+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