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5章 我做爸爸了!?

“真不愧是上古四大神器之一,沒想到僅僅憑借本身的華光竟然能干掉尸魔!我靠,那家伙論實力,恐怕要比我強不止一點兩點,沒想到啊……”

我傻笑著,看著手上的監天神尺,娘的!有了它,我還怕誰啊?

我摸摸監天神尺的尺身,道:“嘿嘿!我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,神尺大哥,你救了我一條命哦!”

想是我的話被它聽進去了,監天神尺開始慢慢顫抖起來,掙脫了我的手飄到了半空中。“你想做什么啊?”

我對著它,不明白的問。

監天神尺自然不會說話,可是接下來它的動作卻讓我大吃一驚。尺身慢慢變的通紅,逐漸的發出了耀眼的紅光,而四周的溫度也慢慢變的灼熱起來。我不知道監天神尺要干什么,但是它所發出的溫度高的實在讓人受不了,于是,我退到了一邊,靜靜的看著監天神尺的變化。

尺身的紅光越來越亮,氣溫越來越高,直到神尺發出一聲敏銳的尖叫,然后最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。從尺身之中,居然慢慢的出現了一個孩子的臉,然后是身體的各個部位。等到神尺不在顫動了,尺身之中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孩子。

這一切看的我目瞪口呆,這算什么?誰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?沒等我從這些突如其來的變化中回過神來,更加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。

只見尺身中孩子的身體越來越清晰,最后只聽“啪——”

的一聲,監天神尺居然從中間開始一分為二,斷裂了……

我的腦袋這時候已經短路了,沒想到這么一柄神兵居然就怎么斷裂了?神啊!誰來告訴我這是怎么了?我懊惱的抓了抓頭發,剛才還做美夢,以為以后可以橫著走了,沒想到接下來就給我來了這么一下!老天爺,你這不是耍我嗎?

我郁悶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呵呵……爸爸!抱抱寶貝好不好?”

一個略顯幼稚的聲音憑空響起,嚇的我連忙睜開了眼睛。只見一個赤身裸體的小嬰兒在向我爬了過來,嘴里還發著嫩嫩的聲音。

這小孩哪里來的?我眼睛瞪的比燈籠還大,他口中的爸爸指的不會是……我看看四周,郁悶的發現旁邊什么人都沒有。

很明顯,很不幸,他叫的顯然是我!我好奇的走上前去,仔細的端詳這個嬰兒的樣子。咦!這和剛才尺身里的那個孩子的樣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嘛!難道他是……

監天神尺的劍靈所幻化的嬰兒?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,這可真的是完全顛覆了生命誕生的過程啊!況且,這小家伙看起來好象剛出生的樣子,居然就能開口說話!神童啊!

“爸爸,你怎么不抱我啊?是寶貝做錯了什么嗎?”

小家伙看我一點反應也沒有,居然小嘴一歪,痛快的哭了起來。“哇——”

他這一哭不要緊,天空中馬上出現了四道雷電,朝我的方向落了過來。

“哇靠!”

我怪叫一聲,連忙運用風的力量,快速的躲避的雷電。“啪噠,啪嗒——”

四聲在我剛才的地方響起,地面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直徑10米大小的深坑。

我咽了咽口水,娘的!剛才要是打在我身上,我估計我直接去閻王那里報道了,這小家伙……沒話說了,他肯定是監天神尺的劍靈所幻化的,不然怎么會這么恐怖?

小家伙也被他所召喚出來雷電的威力吸引過去了,顯然是覺得挺好玩的。居然小嘴一歪,想再來一次似的。我趕緊上去抱起了他:“我的小祖宗,別介!你要再來這么一下,你爸爸我可就小命難保了!”

為了性命,我也什么也不顧了,先穩住這小子再說。

“呵呵!爸爸,你喜歡寶貝嗎?我們再來玩玩好嗎?”

小家伙興致勃勃的道。我尷尬的笑道:“寶貝,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回家比較好;等到了家,我們在玩這個……恩,好不好?”

天!我有點后悔我才說的話了,等回到家,他要是在屋子里這么來一下,恐怕整撞樓都要被他炸掉了!

“好啊!我聽爸爸的,我們回家咯!”

小家伙的樣子雖然還是個嬰兒,但是心智起碼是5,6歲的小孩子那種水平。還好!小孩子還是蠻好哄的!我擦擦額頭的汗水。

這時,小家伙看到了掉落在地的監天神尺。哦!不,它現在已經不算上一把完整的監天神尺了,因為它最重要的一部分已經在我的懷里了。

“爸爸,把那個拿給我!”

小家伙指著監天神尺道。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,疑惑的將已經兩瓣的神尺遞到他眼前。

然而,這小家伙再次做出了驚人的舉動。他……他……居然張口就咬在在神尺上,“喀嚓——喀嚓——”

的聲音想過,我才回過神來。一看尺身,已經被它咬了一個大大的缺口。我無語的看著小家伙滿意的摸了摸肚皮,然后打了個飽嗝……

“爸爸,它好好吃哦!你要吃嗎?”

小家伙睜大著他無辜的眼睛向我看來。我苦笑的搖了搖頭,這個小家伙究竟算是人還是其他什么啊?

“你自己留著慢慢吃吧,那個,寶貝,我們現在回家吧!”

我試著用商量的語氣和這小家伙談談。

“好啊!爸爸,我有沒有媽媽的啊?”

小家伙的問題差點沒讓我咽著,“咳咳……你這小家伙,干嗎問這個問題啊?”

我無奈的道。我沒有正面回答他,抱著他往外面走。

不一會兒,只聽見寶貝在耳邊笑了起來,我疑惑的回過頭去,寶貝眨著眼睛道:“崎珞,我也愛你!……”

我一聽,大窘。“小家伙,你怎么可以對我用讀心術的?這樣是不禮貌的,知不知道?”

“誰叫你不告訴我?”

嬰兒般的寶貝的語氣越來越顯得成熟,我無奈的笑了起來。不愧是有上萬年的監天神尺所幻化來的,智商真是高啊!

我真的不知道,把他帶回去是福還是禍?崎珞見到他,會怎么想?……哎!我嘆了口氣。先不管這些了,回家再說。

我搭上回上海的飛機時,由于我的年紀輕,但手上卻抱著個嬰兒,惹的空姐和乘客們紛紛議論。那眼神,看我像是看怪物似的,我甚至聽到一個女人對自己的丈夫說:“你瞧瞧現在的年輕人,這么小就有孩子了,真是做孽啊!……”

我暴寒!

“你可真是個麻煩精啊——”

我點了點寶貝的額頭。

设置

  • 閱讀背景
  • 字体颜色
  • 字体大小 A- 20 A+
  • 页面大小 A- 800 A+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