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禽獸

“到了第八座寨子發生了什么……”

一個斗士急不可耐的說道,胃口被吊在半空中,不上不下的實在難受。

“哼哼……”

講故事的人故作神秘,一副游吟詩人的派頭,一看著實把大家的胃口吊了起來,滿意的說道:“到了第八座寨子,狂刀遇到了一個奇虎相當的對手。”

“殘劍……”

“殘劍……”

眾人驚呼出聲,好像對此人很了解的樣子,帶著波動的語氣說道:“你說的是大漠劍客獨孤殘劍的那個殘劍。”

“不錯……正是現在的大漠劍客獨孤殘劍。”

那人繼續的說道,很滿意把大家的好奇心極度的吊了起來,不由得佩服自己的口才,沒有出路的時候,當個游吟詩人說不定還能夠青史留名呢。

“那一戰到底怎么樣了……”

因為獨孤殘劍的關系,大家更加期待接下來的結果,獨孤殘劍在大漠中的名聲雖然不能威名神風大陸,但也足夠讓每個傭兵記住,他來歷極為神秘,在大漠中神龍見尾不見首,手中拿著一把劍,從未有人見過他出劍,但凡見過獨孤殘劍出劍的人全都變成了他的劍下亡靈,想來那一戰肯定驚天動地,誰也奈何不了誰。

“那一戰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驚天動地,也沒有什么殊死搏斗,但卻比殊死搏斗更加殘酷。狂刀和殘劍在第八座寨子相遇后,兩人誰也沒有動手,如雕像一般站在那里,好像被石化了,那一站,兩人就站了三天四夜,中間沒有動彈一次,好像兩人的思想在另一個世界戰斗,直到三天四夜后,兩人終于出手了,也只不過一招……”

那人邁著關子,和旁邊的人說道。

“那一招怎么樣了……兩人誰勝誰敗……”

一個人搶先問道,期待著答案的結果。

“那一招過后……沒有人知道誰勝誰敗,狂刀和殘劍沒有說一句話,扭頭就走,殘劍遠走大漠,狂刀自此消失,所以很少人會提起他。兩人也是在這一戰后威名遠揚,驚嘆竟有如此神奇的刀法和劍法。”

那人感慨的說道。

“啊……”

眾人唏噓一片,議論紛紛,各種消息蜂擁而來,這種猜測那種猜測一個接著一個。就在大家猜測的時候,酒吧內進來的幾人讓大家不自覺的閉上了嘴巴,為了不惹禍上身,有部分人已經悄悄的溜之大吉。

“救命啊…大哥……痛死我了……”

彪哥捂著失去手臂的胳膊,連滾帶爬的朝著來的幾人跑去,面色痛苦不堪。

來的幾人以為首的馬首是瞻,彪哥抱著被稱為大哥的,淚流滿面的哭訴道:“大哥……救我……伊莎那個居然有幫手……”

“哼。”

被稱為大哥的為首男子不屑的看了眼腳下的彪哥說道:“沒用的家伙……把他給我拖下去。”

抬起頭朝伊莎看去,眼中露出濃重的占有欲,在視線的角落里,一個人的身影讓他不由的一怔,“是他”隨后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一抹投的笑意。

酒吧內突然出現的人引起了凌簫的注意,伊莎一見到為首的男子,身體不由自主的一愣腳步微微向后退了幾步,凌簫見到來人確是一驚,“居然是他”為首男子他根本不認識,但是有過一面之緣,正是在奇香坊出現的雷公強。

“大哥是他把彪哥的手給砍了……”

一個男子突然附到雷公強的身邊低語的說道,雷公強在聽到一些匯報后面色不太自然。

“原來是聞名已久的狂刀……幸會幸會。”

雷公強面帶微笑,來到狂刀面前禮貌招呼道:“我手下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了你,多有得罪,希望兄臺海涵。”

人的影樹得名,雷公強還不會儍的上去找死,這種高手能拉攏就拉攏,不能拉攏只要不得罪他,他還不會自找麻煩的去樹敵。

“你我不認識,沒必要在我面前虛情假意,若要報仇盡管出手。”

狂刀冰冷的回答道,絲毫不給對方面子。

雷公強面容一僵,訕訕的笑了笑,竭力的克制住怒氣,狂刀,哼遲早讓你變成衰刀,在我雷家的地盤還敢狂妄,不知死活,目前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手下招惹狂刀這個勁敵。

“呵呵……出手不敢,只能說他咎由自取,有眼無珠惹了你這位大人物。”

雷公強虛情假意的說道:“回去我必當好好教訓,在下還有點私事,就先失陪了。”

雷公強也只不過做做表面工作,目前是無法奈何的了狂刀,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盡量不去招惹對方,他來的目的是為了伊莎。

“伊莎……跟我回去。”

雷公強來到伊莎面前說道,眼睛卻盯著凌簫,不知道凌簫與伊莎是什么關系。

“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雷公子你放過我吧。”

伊莎面帶求饒的對雷公強說道,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凌簫靠去。

凌簫一陣厭惡,不過也沒說什么,雷公強心中極為惱怒,尤其是伊莎向凌簫靠去,激起了他的憤怒,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,在奇香坊他就懷恨在心,準備找個機會除掉凌簫,特別是哪個小家碧玉的女子令他念念難忘。

“哼,別敬酒不吃吃罰酒,伊莎,你還是乖乖的跟我回去,你今夜必須要跟我……”

雷公強上下打量著伊莎火辣的嬌軀,眼神露出灼熱的目光,恨不得立馬把伊莎吞進肚子里。

“我不相信……肯定是你逼的……”

伊莎凄楚的質問道,姣好的面容帶著恐懼。

“哼……我從來不逼迫別人,是你丈夫心甘情愿的把你賣給我一夜,不信你可當檬他。”

雷公強一招手,一個人從后臺跑了過來,來人面色浮躁,不過還依稀可見當初的英俊,頭發凌亂,一身衣服破爛不堪,精神恍惚,羸弱的身體差不多被風一吹就要被刮跑。

伊莎和奴奴一見到男子身體不由的哆嗦了一下,面色露出害怕的表情,凌簫奇怪的看著男子,難道這個邋遢男就是伊莎的丈夫。

“雷少爺你好。”

來人一臉諂媚的對著雷公強笑,雷公強極其厭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:“秦軍,伊莎不相信,還是你來跟伊莎說吧。”

雷公強面色中浮起笑意。

“秦軍是不是真的……”

伊莎面帶凄楚的問道。

“不錯,我就是把你賣給雷公強睡一夜,怎么了,他可是給了我一百萬刀幣呢。”

秦軍上來呵斥伊莎。

“你個禽(qin)獸,你不是人,居然連自己的老婆都賣。”

抽泣的伊莎如母豹一樣嘶吼道。

“臭婊(biao)子別跟我吵,不就是睡一夜,有什么大不了的,跟誰不是睡,難道會少一塊肉,更何況雷公強可是給了我們一百萬刀幣,以后你們在也不用過苦日子了。”

秦軍一臉麻木不仁的說道。

“我不要……我不同意……”

伊莎堅決的說道,摟住奴奴想要得到一份安慰。

“難道你皮癢癢了,不行也得行,我已經簽了字據,今天你必須服侍雷公強。”

陰沉的秦軍兇惡的怒吼道,上前就要拽住奴奴。

“不要,媽媽我怕爸爸,嗚嗚。”

奴奴被秦軍的樣子嚇壞了,語無倫次的說道:“爸爸不要打奴奴。”

小腦袋朝伊莎的懷里鉆,身體不停的顫抖。

伊莎緊緊的護著奴奴,秦軍上前扯住伊莎柔軟的手,不由分說的把奴奴拉到自己的身邊,威脅的說道:“你到底同不同意。”

“媽媽……媽媽”奴奴瑟瑟發抖被秦軍掐著脖子。

凌簫從雙方的對話中得到了一些眉目,心中震驚不已,居然有把自己的老婆拿出去給別人睡,真是禽(qin)獸不如,喪失人性,尤其奴奴被自己的親身父親掐著脖子透不過來氣的模樣令人心碎。

伊莎卻無能為力,凌簫不屑的看了伊莎一眼欺身而上,就要把奴奴給搶回來,有這樣的父母,奴奴的命運實在好不到哪去。

设置

  • 閱讀背景
  • 字体颜色
  • 字体大小 A- 20 A+
  • 页面大小 A- 800 A+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