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強上美女 (中)

“啊,你快停下,嗚嗚嗚……我。”

嬌美的夢連紗哀求道,光潔如玉的胴體在凌蕭銜住她峰谷上那粒紫葡萄時,一股奇異的電流流過全身,酥麻難忍,情不自禁的扭動著嬌軀。

凌蕭的舌頭靈活的在上面撥弄,嚙齒輕輕的咬動著,引來女人依依呀呀的叫聲,夢連紗的乳(ru)香味比那大草原原滋原味的奶香味還要好吃,迷戀的在那柔軟的地方用舌頭畫著圈圈。

在一番作為之下,夢連紗嬌軀扭動,渾圓挺翹的(tun)部左右搖擺,修(XIU)長的玉(yu)腿呈現出開合的破綻,如此大好時機,凌蕭又如何肯錯過,摸水的那只手就好比靈蛇入洞般,伸入她的大(TUI)腿根部,爬上了那肥沃美麗濕漉漉的花田。

“恩……呀。”

夢連紗發出一聲動人的嬌吟,她彷徨無奈,任何的求饒都是無力的,她的心漸漸的在跌入深淵,難道就要失(shi)身于眼前的男人嗎,她做夢都沒有想到,居然有一天會被臭男人給猥(WEIXIE)褻,眼前男人此時的行徑比惡魔還要恐怖,她心目中的男人不是這樣的,在凌蕭摸(mo)到她那連自己都羞于觸及的私(shi)處時,夢連紗覺得她的整片天空轟然倒塌,世界灰暗一片,沒有了光明。

凌蕭的兩面夾擊讓夢連紗的俏麗臉龐如同火燒云一樣緋紅,一雙布上水霧的美眸訴說著對男人的怒意,玉雕般可愛的鼻子發出陣陣的嚶嚀聲,隨著凌蕭的動作喘息聲越來越強烈。

凌蕭的火焰燒的越來越猛烈想,放在夢連紗其中一座山峰上的手,不停的揉(rou)捏,軟中帶硬,滑膩爽快的感覺從手中傳來,凌蕭恨不得把她捏碎。

一段超長時間的親吻和撫(FU)摸,夢連紗深邃的美眸已經迷離,內心深處的欲(YU)望開始涌上身體,原本掙扎扭動的身體也開始漸漸停止了下來,身體任凌蕭施為。

看著身下嬌軀款款擺動,身軀又顫又抖,瓊鼻里的呼吸更是越來越急促的夢連紗,很顯然已是情動,凌蕭抓住那只碩大玉(YU)峰的手突然拿開,抬起女人的臻首,讓那張精致的俏臉完全呈現在自己的眼前,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輕輕拍了拍她嫩滑的粉頰,臉上露出邪(xie)惡的笑容說道:“是不是很享受,小美人。”

夢連紗心神搖蕩之際聽到這些,玉(yu)臉緋紅,那顆高傲的心立馬反彈,清醒了不少怒喝道:“放肆,光明之神一定會讓你墜入幽冥地獄。”

連一向不相信光明女神的夢連紗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天神,祈禱天神解救她脫離苦海。她的身體雖然起了反應,但是內心實非所愿。

凌蕭捏住了那張極具誘(you)惑力的小嘴,讓她在也不能說話,冷酷的說道:“我就是神,神能能乃我何,小美人,你還不知道你的處境嗎?”

望著猥(wei)褻她的陌生男子,夢連紗的美眸中留下兩行清淚,晶瑩的淚珠如斷了線的珍珠,閃著淚水的光澤,流在臉頰,就好似夏日荷葉上滾動的朝露。她那因為掙扎而散亂的一頭青絲,加上粉臉那一股羞怯哀怨的神色,卻使得人不禁心生一股憐惜之情,也為她平添了幾分楚楚動人的風姿,一掃先前不可一世的蠻橫模樣。

在夢連紗憤怒的眼神下,她的櫻口已經被男人的嘴唇給結結實實地封起來了,鼻子中發出唔唔的喘息,凌蕭的大嘴狠狠的印在她的紅唇上,卻并未深入,淺嘗即止,隨后嘴唇印遍了夢連紗粉臉的每個地方,那口水糊弄的到處都是。

凌蕭火熱,難受,他需要發(xie)泄,看著那礙事捆綁著女人手腳的繩子,伸手就與解開,只有反抗的女人,無拘無束的女人才是最美的,如果一動不動毫無生氣的擺放在那如同木偶人,實在不能給男人最大的沖動,也只是宣泄欲(yu)火,不能滿足心理。

夢連紗一見凌蕭解開繩子,以為對方是要放了自己,大喜不已,很配合凌蕭的動作,不敢有所語言,怕一個不慎激怒了他,再次陷入魔爪。

解開繩子的夢連紗蓄勢待發,她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,她就好比在次有了翅膀的鳥兒可以再次飛了,又猶如有了爪牙的老虎,可以保護自己,可惡的(YIN)賊,一定要把男人那該死的東西給切了。

恢復自由的夢連紗雙手其出,打在凌蕭的胸膛上,準備制服他,可惜凌蕭早就想到對方會有此動作,那會讓她如愿,雙手迅捷無比的抓住那柔軟滑膩的柔荑,嘴角拂過一絲怪異的笑容,惡狠狠的說道;“小妞,你膽子不小啊。”

從凌蕭的手上傳來磅礴的力量,如老樹盤根,不可動搖,回過神來的夢連紗芳心狂跳,不詳的預感再次占據她的心扉。

“你快放開我,我……”

夢連紗如受驚的小兔竭力努力自己鎮定下來。

“竟敢對我出手,好大的膽子。”

凌蕭的面孔拉近與夢連紗的距離,打斷她求饒解釋的話,說道:“我會讓你受到懲罰的,知道孩子犯了錯,父母都會怎么教訓他們嗎?”

“你個卑鄙,下流,無恥的色狼,混蛋……”

心底升起的希望再次破滅,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不懷好意的面孔,夢連紗的心里沉到了水底,她當然有所明白男人話中的意思。

“罵的好,我喜歡。”

凌蕭嘿嘿一笑屈身壓在了夢連紗的胴體上,下體硬邦邦的男性標志抵在了城門大開的花田上。她的樣子真的很狼狽,但也是非常的誘(you)人,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都產生出一種想要犯罪的念頭。

羞赧憤怒的夢連紗越是掙扎越是徒勞,那硬邦邦的東西抵在她的下面,令她難受,她的自尊,堅強受到了不可磨滅的侵犯,急忙高呼道:“救命啊……”

“別想祈禱有人會救你。”

凌蕭冷酷無情的宣布道:“你喊破喉嚨也沒用。”

“我說過要懲罰你,當然要兌現諾言,尤其是在女人面前本人是最言而有信。”

話鋒一轉凌蕭回到正題,一個起身就把夢連紗的嬌軀抱在懷里橫放在雙腿上,讓絕美的女人趴在他的腿上。

夢連紗頑固的掙扎反抗絲毫無用,反而激起凌蕭暴虐的心里,凌蕭把她修(xiu)長雪(xue)白的玉(yu)腿半屈半跪,伏在他的腿上,渾圓雪(xue)白的兩瓣雪丘高高的被撅起在半空中,光潔耀眼,晃人眼球,散發著迷人的肉香,在難受和屈辱的情況下,夢連紗挺翹的(TUN)部如同衣襟在風中搖擺,期待著別人的光臨。

希望大大們支持,多投幾朵鮮花,為了故事內容更流暢,你們讀起來更方便,本人可是改了又改,你們應該知道有很多字是要被和諧的,有不足之處,還請諒解

设置

  • 閱讀背景
  • 字体颜色
  • 字体大小 A- 20 A+
  • 页面大小 A- 800 A+
目錄